2018年02月14日

祝大家情人節快樂

祝大家情人節快樂(Joanne)

20180214-03.jpg


posted by 日本娃娃 at 17:32| Comment(0) | 巧千金

2018年02月13日

Q-Genz巧千金の『満満豊盛』签唱会、Taiping Sentral Mall(2018/02/10)

2018年2月10日、Taiping Sentral MallでのQ-Genz巧千金の『満満豊盛』签唱会 の写真です。
TaipingはYoyo Cheow 周明瑶の出身地でもありますね。

20180213-01j.jpg

20180213-01a.jpg

20180213-01b.jpg

20180213-01c.jpg

20180213-01d.jpg

20180213-01e.jpg

20180213-01f.jpg

20180213-01g.jpg

20180213-01h.jpg

20180213-01i.jpg

20180213-01k.jpg

20180213-01l.jpg

20180213-01m.jpg


posted by 日本娃娃 at 17:47| Comment(0) | 巧千金

Q-Genz巧千金の『春風得意』が最佳賀歳專輯奨にノミネート

Q-Genz巧千金の『春風得意』が最佳賀歳專輯奨にノミネートされました。
日本でいえばレコード大賞に相当するものである。ノミネートされたアルバムは全て昨年(新暦)のものであるが、東南アジアは旧暦で行事を行うのが普通なのでいまはまだ年末です。だから昨年(新暦)発売のものがノミネートされるわけだ。

20180213-01.jpg


posted by 日本娃娃 at 10:10| Comment(0) | 巧千金

2018年02月11日

Q-Genz巧千金、Klang Parade、『満満豊盛』宣伝活動の写真

Q-Genz巧千金、Klang Parade、『満満豊盛』宣伝活動の写真です。

20180210-01.jpg

20180210-03.jpg

20180210-04.jpg



posted by 日本娃娃 at 00:26| Comment(0) | 巧千金

2018年02月09日

千禧夢之童星情真(完結篇) 童星市場“遲暮”? 慕後音樂人暢談隱憂

童星市場“遲暮”?
慕後音樂人暢談隱憂
(2000年6月1日)

《星洲娛樂》之《千禧夢之童星情真》系列刊出以來,獲得讀者熱烈回響,曾經登上《童星情真》列車的“小歌手”包括:王雪晶、小妮妮、小婷婷、莊群施、金燕子、珍妮娃娃、黃美詩、四千金、小薇薇,以及首篇訪問了80年代的童星 “開山鼻祖”──童欣(小鳳鳳)和吳淑萍(小萍萍)。

來到完結篇的《童星情真》,《星洲娛樂》找來4位童星背後的“搖籃手 ”音樂人現身,暢談他們對現時童星樂壇的趨勢與看法。

小歌迷愛好善變

資深音樂人兼製作人田鳴大膽直言,80年代冒起的童星,比起現在的童星更具唱歌潛力,那時的童星才是真正的“天才童星”!

“以前的童星都沒上過正統的音樂課程,可是她們一聽音樂就會唱出來,真的是具備很高的天份。”他覺得現在的童星幸福多了,可以通過許多途徑去達到成名的機會。

田鳴說:“以前的童星少,只有區區1、2位,所以較容易受注目,現在則太多了,分散了聽眾的注意力,所以要真正冒起來確實很難,但若往好的方面來看,有競爭才會有進步。”

曾經製作過小叮噹、四千金、王雪晶、小妮妮等童星專輯的田鳴,談到童星在大馬樂壇是否佔了重要地位的問題時說:“無可否認童星有一定的影響力,因為很多童星(個人或組合),為唱片公司賺了不少錢。”他舉例去年四千金的賀歲專輯《龍年多可愛》,便締造了12萬5千張的銷售量,至Q吧!

“所以現在很多唱片公司都各出奇招,大量製作童星組合,大家都想著要賺錢啊!不過製作童星和大人歌手不同,童星年紀小,很多都非常好玩,所以要扳起嚴肅的面孔對他們;但也有些害怕太兇的製作人,這就要會哄她們,不能罵,因為她們一哭起來就不能唱歌了。”

童星小的時候較受歡迎,長大之後卻不見有所突破?田鳴表示,基於很多歌迷還是喜歡小時候的她們,而且童星冒起的比例非常大,在極短的時間內會出現很多新的組合;相對地小歌迷也是善變的,眼見偶像長大後就不再喜歡,而此時面臨轉型要當“大人歌手”的童星,又無法獲得大人歌迷的青睞,所以兩方面不討好,才會有這樣的局面出現。

“這種情形對童星來說的確很可悲,而且到目前為止,還未有轉型之後繼續在樂壇取得標青成績的例子。”田鳴的一對子女,當年亦組成小叮噹組合,但目前女兒已16歲;兒子則13歲,因為面對“變聲”的尷尬階段,所以早在幾年前已不唱了。

面對尷尬成長期

說起過去任童星專輯監製的經驗,家飛“心有餘悸”的喊怕怕!

“最主要是小孩子不會看歌詞、不認識字,所以在教他們練唱時很頭痛,有些要畫公仔、做記號,才能讓他們背熟歌詞。”另外一個讓他感到害怕的就是,小孩子在錄音室理會亂跑亂跳,他簡直管不來。

家飛曾經製作過的童星專輯,計有小妮妮、小天使、姚麗雲等,他說童星唱片好賣,其實應該歸功於成人消費者。因為許多家長為了讓家中的孩子能夠安份地坐在電視機前,所以都買了許多MTV或VCD給孩子看,另一方面也能藉此培養小孩子對唱歌的興趣。

家飛說,其實目前的童星市場已處於“遲暮”,最鼎盛的時期已過去,而且很多專製作童星專輯的唱片公司,目前都不做了,因為並不是每一張童星唱片都可以賣,真正大賣的也只有小部份而已。

“做女的童星還好,男的長大後會變聲,所以很多唱片公司不做男童星就是這個原因。我曾經做過一個女的童星,到了十多歲開始變聲,所以也沒辦法繼續下去。”

心智輔導最重要

“不管那位童星紅不紅,首要顧及的還是她未來心態的發展和心智上的成長!”

張映坤的說話,對於許多童星父母而言,具有一定方警タ性。“小小年紀便出來唱歌、跑歌台、參加歌唱比賽、推出專輯,別說小孩子,就算是大人歌手也很難去面對一剎那間的轉變,對小孩來說衝擊更大,這個時候家長的輔導尤其重要,若只是一直當童星為搖錢樹,遲早會害死她們。

“我曾經看過一篇報道,一位童星在訪問中表示‘已看淡這圈子’,這對一名小孩來說,是很危險的事。”張映坤覺得,唱片公司和家長的教育,可以幫助童星心智上的成長。

曾經為不少歌手寫曲填詞,製作專輯而獲好評的大馬資深音樂人張映坤,其實製作童星專輯對他來說尚算“初哥”,他在不久前首次為珍妮娃娃的首張唱片擔任製作人。

“其實小孩子剛出來唱歌,思想都很單純,沒有經過任何包裝或改造,唱甚麼類型的歌曲都是由唱片公司去決定,所以我覺得做童星和大人歌手的專輯是兩回事,小孩子必須要多放心機,花較長時間,而且要照顧他們的心理。”

童星市場對大馬樂壇是否佔重要因素?張映坤表示,童星市場並不代表著“栽培未來歌手的基地”,因為很多童星都是小時了了,大未必佳,雖然小鳳鳳(童欣)和小萍萍(吳淑萍)都還能在樂壇繼續唱下去,但成績已不像當童星時那樣好。

“此外,另一個原因是小童星的路很長,從出道開始唱,一直到發育時期,在樂壇整整6至8年時間,壽命比一般大人歌手還要長,這就是為甚麼童星會那麼紅,專輯會那麼好賣!在大馬有些歌手是紅了名氣,但實質上發片量不多,所以很多小童星長大後的成績,也就沒有小時候那麼好。”

栽培計劃欠周全

莊學忠談及目前大馬童星市場時不諱言,現在的童星簡直是“多得太泛濫了”!

他說,有些家庭狀況比較好的父母,捨得花錢栽培兒女,小小年紀便讓他們學習有關音樂的課程,在環境良好的情況下,現在童星的素質都會偏高一些。

“我還記得以前小鳳鳳當童星時,她4歲便要登台唱歌,而且因為個子小,所以要用箱子踮高她的‘高度’。那時的童星比較有一種‘使命感’,看得出他們是為了家庭而出來唱歌,賺的都是血汗錢,而且跑遍全馬登台,很多時候他們的童年歲月就在車程和路途中度過了。”

莊學忠曾經為不少童星組合擔任過唱片製作人,包括:七彩繽紛、詩詩、彩潔、四千金、王雪晶(音樂編曲)等。他坦言,現在的童星發展並不健全,因為演唱及登台表演,而影響他們的生活、學業,但從另一角度來看,亦不失為一磨練的機會,不過最重要還是以學業為大前提。

“有些童星已經失去童真,簡直像個‘老人精’似的,讓我們大感驚訝,所以製作人在選曲方面要很小心,盡量選一些健康、富有童真的歌曲,而避免唱一些情情愛愛的東西,畢竟她們還這樣小。這是我製作童星唱片一貫所抱的宗旨。”

此外莊學忠認為,很多童星處於“尷尬年齡”的階段時,都無緣無故“躲起來” ,一下子和樂壇脫了節,這都怪唱片公司放棄她們,再加上“長江後推前浪 ”,許多長大後的童星都被新一批更小的取代。

“所以唱片公司必須要有一套很健全的栽培計劃,讓舊的童星在樂壇繼續‘保溫 ’,換另一種方式去培訓他們,這樣才不至於在樂壇消聲匿跡。”

posted by 日本娃娃 at 11:14| Comment(0) | 巧千金